ITOM市场十年剧变--企业软件创业漫谈(21) - 优锘科技

ITOM市场十年剧变--企业软件创业漫谈(21)

穿过时间的针孔

沿着阿里阿德涅之线

人类的第五季

在我们从未到过的地方

当四季从四面八方将人们覆盖

没有人不匆匆离去

为了抵达那里

---寒竹(诗人,琴师,现居北京)

人们总是高估未来一两年的变化,而低估了未来十年的变革。

--比尔-盖茨

01

上个月,和几个同事一起,在Las Vegas参加了ServiceNow 2018年的用户大会,近两万人的参会规模,启用新Logo新Slogan,从IT管理向业务领域延伸的主航道已定,市值超过300亿美金,俨然成为要与SalesForce一较短长的企业PaaS平台。

回到国内,前两天又看到一条新闻,BMC软件被KKR现金收购,据传大概是100亿美金。ITOM的另一个巨头CA,如今市值也不到150亿美金,两家加起来都还比ServiceNow差的远,也都被Splunk160多亿美金市值甩在了身后。

假如有人穿越回十年前,告诉当时的我ITOM市场今天的局面,我多半是不会相信的。

(说明:本文中的ITOM是广义的IT运营管理软件,包括ITSM、ITBM和CMP)

02

十年前,2008年,我刚离开HP软件,加入BMC,IT管理软件市场还是被“Big 4”统治的时代,BMC、CA、IBM、HP四大厂商能占到整个IT市场的一半以上,此外就基本是一群散落的小厂商。

而从2010年之后,ITOM市场天下大乱,群雄并起。四大节节败退,2003年成立的ServiceNow、Splunk已然超越四大,一些老厂商如NetScount、Dynatrace焕发青春,New Relic、Appdynamics等08后快速崛起,不到十年市值都已经打到30-40亿美金左右,SumoLogic、MoogSoft、DataDog、xMatters、PagerDuty、CherWell等众多10后新势力如雨后春笋,资本市场似乎也颇为看好这些新秀,融资在5000万美金以上的至少有几十家了。

忽然间,恐龙时代结束了,哺乳动物欣欣向荣,黑暗中世纪逝去了,文艺复兴群星璀璨。

为什么?

03

太阳底下没有新鲜事,一切历史都是当代史。类似的情形,在IT管理软件的市场上,二十多年前就发生过一次。

“Big 4”80年代就已经很强了,那时CA、BMC和IBM在ITOM领域都主营大机管理软件,HP的Openview则主要是电信的大网管理(那时还没有什么企业网),等到90年代,行业也忽然来了一次生物大爆炸,涌现了Tivoli、Micromuse、Partrol、Perigeine、Remedy、New Diminsion、Wily等一大批新兴的创业公司。

本质上,是因为彼时企业IT正经历一次由大机时代向小机时代的转型,Windows带来了计算机在普通员工中的普及,小型机降低了企业的IT使用成本,让计算机得以应用在企业管理中的更多领域。企业IT应用变多、设备倍增、系统多样,带来了一系列IT管理上的挑战,洞察到新需求的创业者们创造了一系列新产品,带来了ITOM领域的第一次繁荣。

到九十年代末,企业IT的格局基本确定,小型机基本一统天下,大机退守到大型客户的核心后台,NT和Linux还不成气候,IT管理软件方面的需求基本确定,有哪些类软件工具会长期存在也已经明朗。此时,四大出手收购了一批新兴公司,(直到今天,四大的软件产品,除了八十年代就有的Mainframe管理软件,其它全部是来自收购,自己做的,一个都没有),毕竟稳定态下的整合有利于提升市场和服务效率,是符合市场逻辑的。

未被收购的,或者自然死亡,或者退守在一个细分专业市场里,从而形成了本世纪初十年主流市场由四大统治的格局。

04

近十年的ITOM市场变局,本质上是企业IT又一次大转型带来的连锁反应,此次转型较之上次规模更大,涉及面更广,影响更深,周期更长。其中,互联网和移动互联网带动的消费者IT发展对企业IT的倒逼起了很大作用。

2012年,我们规划成立优锘时,曾经画过这么一张胶片。

企业求稳,企业IT的成长是渐进式的,消费者IT野蛮生长,是跳跃式的。二十多年前,企业IT的应用水平远超消费者IT,而以2007年iPhone发布移动互联网启动为标志点,消费者IT全面超越企业IT,也推动了企业IT的大转型。

技术架构上,由小型机为主走向X86、虚拟化、云计算,企业IT对云计算经历了怀疑、观望、实验,正进入实质性转型的阶段,移动互联网的蓬勃发展更让IT全民化全息化,带来企业IT需求的爆炸式增长和对企业IT体验的高要求,推动企业IT从运维到运营的转型。(参见前文《IT:从运维到运营》

由此带来IT管理软件市场的几大变化趋势,催生了一群创新公司,并对死气沉沉的传统四大带来了致命打击。

05

变化一:基础工具开始被低端软件和开源主宰

操作系统及设备层面的基础监控是传统四大的营收重镇,愿意付钱的大型企业因为历史原因,往往架构复杂系统多样,传统四大过去在跨平台的支持能力上过去有一定优势。

而如今新增的系统几乎都是标准的X86Linux,老系统日益萎缩,单纯就X86、Linux监控来说,相比低端软件和开源软件,传统四大技术上毫无优势可言,性价比则要低得多,而低端和开源软件对还残存的一些老系统也已经基本支持,此消彼长,传统四大在监控的基本盘受损严重。相比之下,Solarwind、SevOne等定位中低端等监控软件厂商反而增长很快,反映了市场的一种变化。

近几年来,越来越多客户正在用Zabbix、Nagios、Puppet等开源软件替换传统四大的监控系统和配置自动化系统,私有云管理软件也大多基于OpenStack,基础层的通用工具。在渐渐成熟的基础工具领域,基于开源卖商业版和服务渐渐成为被广泛接受的主流模式之一。

06

变化二:新环境带来APM等工具的崛起

基础监控越来越简单和标准的同时,APM等新兴监控领域却出现了大繁荣。

全民信息化带来企业应用数量的快速增长,同时互联网已经把用户惯坏了,对用户体验的要求越来越高,对应用稳定性的容忍度越来越低。要确保应用稳定和保障用户体验,实现复杂应用环境下的快速排障,在基础监控系统获取的API数据之外,对应用性能数据、用户体验数据、网络流量数据和日志数据的采集和分析需求都越来越旺盛,从而带来APM、NPM、日志分析等多种工具的市场空间都在快速发展,已经大大超越原来是主流的基础网络和系统监控市场。

以应用嵌码类数据采集分析工具为例,最早的厂商应该算是Wily,2006年Wily被CA以3.75亿美金收购。两年多后,同在2008年,Wily的创始人Lew Cirne 创立了New Relic,Wily的软件架构师Joyti Bansal则创立了AppDynamics。New Relic目前市值已经60亿美金,AppDynamics则在去年上市前夕被Cisco以37亿美金全资收购,此领域过去十年的市场需求增长由此可见一斑。

互联网的倒逼还带来了DevOps开发运维融合的趋势,也带来相关领域如应用发布和配置自动化管理领域一些新工具的机会。

07 

变化三:SaaS软件的冲击

传统四大过去都是On Premise的软件License销售模式,而SaaS模式在渡过初期客户的怀疑期后,凭借其在用户体验和运营效率方面的优势,在与传统软件厂商对对决中正呈势不可挡之势。(参见前文《SaaS模式为什么成功》

典型代表当然是ServiceNow在ITSM领域对BMC Remedy和HP Service Manager的逆袭,ITSM数据流量不大,正适合先上云。随着IaaS公有云日益普及,监控软件的SaaS化趋势也在出现,DataDog、SumoLogic、SignalFx等SaaS模式的监控厂商也都进入快速成长期。

08

变化四:IaaS带来的冲击和机会

IaaS公有云提供商就已经直接吃掉了一部分传统厂商在基础监控上的市场份额,过去企业客户买IBM的设备,就算买的监控软件也是IBM的,还是少不了要部署调试,现在用公有云提供商的资源,要监控,点一个按钮就开通了,既方便,又便宜,甚至免费。

同时,建IaaS私有云也带来了一系列云管理方面的新的软件需求,从底层的云资源调度部署,到中间层的云服务运维,及上层的云业务运营,都出现了一些提供专业工具和局部解决方案的软件和服务厂商。

09

变化五:新技术带来的新场景、新工具

横扫众生的热词“大数据”、“AI”同样没有放过IT管理软件圈。大数据热的时候,IT管理软件里流行“ITOA”,AI热的时候,则都开始谈“AIOps”。

追热词,当然有副作用,但总的来说,新技术的引入对ITOM软件的发展还是会起到积极的推动作用。远在“数据”还没有姓“大”的2003年,Splunk就开始致力于将原来用于互联网搜索的技术用于IT运维和安全管理领域,提升和发挥了日志的使用价值,不仅开创了自己如今“Google for Machine Data”的蓝图,也为ELK开源工具的流行打下了基础。

在AI热的今天,许多用户和厂商都开始尝试用机器学习等新技术手段来解决一些过去的传统难题,比如将机器学习用在异常检测上,试图交付十几年前“动态基线”许诺但未能做到的美好故事。再比如Phil Tee,30年前创立了MicroMuse,打造了上一代事件处理平台的霸主级产品OmniBus,2011年也创立了一家新公司MoogSoft,还是做事件处理平台,号称用机器学习来做事件分析和智能归集,试图借助新技术打造新一代工具。

10

国内,还要加上一个变化趋势,“国产化”。

我2012年离开BMC和伙伴们一起创业时,对客户说我们是自己做的国产软件 ,心里还是惴惴不安的,毕竟那时我们面对的大多数主流客户还是更倾向于用国际大品牌的产品。而短短几年过去,在IT管理软件这个行当里,局面几乎完全翻转,现在客户不管大小,有国产软件就尽量不用国外产品,已经成为主流声音。

同时,国内也开始出现一批ITOM软件创业公司,短短几年间,前面提到的几种变化趋势和国外的几种主流工具,国内基本都有了对标公司,甚至在某些细分领域出现了国外都没有的创新产品。

当然,中国没有三十多年的行业积累,国内软件厂商产品化能力普遍处于起步阶段,拿开源软件改个界面就说是产品的,也为数不少。毕竟,做PPT易,做产品难。但终归中国的ITOM市场在发展,只要假以时日,肯耐下性子认真做产品的,总会冒出几家优秀的厂商。

11

在前文《少才是多,慢胜于快》中提过,全球软件企业100强里,做IT管理软件的,就有大概10家。

IT管理软件的全球市场,并不小。单就IT运维管理软件来说,全球范围内,每卖出100万美金的服务器和存储,就要卖出大概35万美金的IT运维管理软件。

在中国,这个数字就要小得多了,也许大概可能,5万美金?

差距其实也意味着成长的空间。五年后呢?能不能达到35万美金的水平?恐怕也悬,但绝对不会是5万了。也许,是20万?

毕竟,中国人越来越贵,也越来越聪明了。

12

和一个认识多年的朋友聊天,他过去是不太愿意在IT运维管理软件上花钱的,总觉得不值。但这次,他主动谈起要在这方面多投入。

“为什么?”我很好奇。

“你说,到底我们的数据中心是什么?”

我有点儿疑惑,指着窗外:“这个园区,这些楼,楼里楼外的这一大堆设备,都是你们的数据中心啊。”

“没错,数据中心有这么多设施和硬件。其实,每年我们都会买一大批新硬件,而同时,又会拆掉一大批已经过时的旧硬件。这些来自不同厂商的硬件,谁花钱都能买到,不过是穿肠过的酒肉,其实并不属于我们。反而是我们自己积累沉淀下来的运维经验、知识、流程和文化,是花钱买不到的,才是真正属于我们自己的数据中心啊!而这些东西,大多要靠软件固化和留存下来,你说,软件和硬件,我们更应该投资在哪个上面?”

13

其实,未来十年ITOM软件的市场,还要比我们想象的大得多。毕竟,今天ITOM软件,管的只是IT组件。

数据中心,只是最早被数字化的建筑。IT,只是第一代被联网的物。

14

天下大势,分久必合,合久必分。

下一个十年,这个行业,还有得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