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字孪生的本质(中)—— 从意识孪生到数字孪生的旅程|UINO优锘科技CEO最新解读
2023-02-17 by uino 8.8K CEO专栏

 

建议先读上一篇《数字孪生的本质》,否则可能有些跳跃感。

04

人们在意识中为世界建立了孪生模型,是人们认识世界和改造世界的意识基础,而下一步更重要的是,通过将意识转化为语言、文字、图画、影像,借助石刻、纸张、计算机、网络等媒介,人类实现了跨越空间尺度和时间尺度的意识交流,使人类得以凝聚和传承集体智慧,实现文明的累积,在“万物霜天竞自由”的世界里,脱颖而出,成为万物之灵。

05

语言、文字、图画、影像,也可以说是一种孪生形式,它们是意识对象的现实孪生体,而当意识对象本身是某个现实物体的意识孪生体的时候,那它就成为了那个现实对象的一种孪生体。

 

一个指向具体物体的词汇,一个指向具体人物的名字,就是一种语言孪生体、文字孪生体。比如当我们看到一个人的名字,“张颂文”,我们会立即知道这个“文字孪生体”对应的是那个现实世界中存在的活生生的演员个人,而“张颂文”这三个字和现实中这个具体的人的孪生映射关系,是通过我们在脑海中为张颂文建立的意识孪生体和围绕这个孪生体产生的意识活动建立起来的。我们看到这个名字时,就会在意识世界中调出这个演员的意识孪生体,以及通过这个意识孪生体索引到的脑海中存储的关于该演员的各种信息,某种意义上,可以说这些信息也是这个意识孪生体的一部分,只是被分布式存储在大脑皮层的不同区域了。

 

(一个有趣的问题是,张颂文在《狂飙》中扮演的角色,“高启强”这个名字,到底是个意识孪生体的文字孪生体呢,还是个意识原生体的文字孪生体呢?有时候,哲学看起来是种绕口令,但却是有意义的绕口令)

06

从文字孪生体开始,到今天的数字孪生体,意识表达形式和承载传递媒介等手段在不断发展,人类的公共意识交互和传承的效率越来越高。

 

比如这样一个应用场景:要教给别人如何制作一件东西,算是生产制造领域吧,在不同的孪生体阶段,效率是如何提升的呢?

让我们想象一下在语言出现之前,一个猿人是如何教会另一个猿人制作一把石斧的呢?要手把手地教。两个人要处于同一物理空间,全程做一遍给学习者看,过程中要消耗石材,制作一把真的石斧出来。学习者不仅能“看”到制作过程制作结果,还能听到敲打的声音,闻到气味的变化,感受到溅射到皮肤上的石屑,有助于学习者更全方位地获得完整的信息。当然缺点也很明显,首先是不能脱域,不能跨越空间尺度和时间尺度来传递;受到物理空间和时间的制约,能有效学习的人数有限,而且学习者中间一个走神,错过的信息不能回看;成本也很高,每次都要消耗传授者的人力和时间,和现实的物质资源。

 

当语言出现后,即使没有材料,石斧的制作方法也能通过口口相传加动作比划来讲授的方式传播了,当然也有一定牺牲,没有实物和实操的演示,信息损失了,但对物质条件的依赖没有了。

 

当文字出现后,可以与图画一起以羊皮、纸张为媒介传播,石斧本身的制成品形态和其制作过程能更高效传递了,更重要的,是这种意识的交流得以摆脱时间限制、减少空间依赖,获得了脱域性,在重复传播的过程中也不需要传授者的人力消耗了。

 

“文本+图画”的形式,是一种新形态的孪生体,可以承载更丰富的信息,与现实的石斧更接近了。进而,人们发明了多角度的2D图纸,顶视图、平视图、截面图,辅以详细的尺寸标注,让人们可以在意识中想象出准确的3D模型,让说明书和图纸直到今天都是生产制造和运行维护过程中主要的孪生体形式之一。

 

到了信息化和数字化的时代,首先,原来的“文本+图纸”转变为数字化形式了,获得了更高的传递效率、制作效率和修改效率。接着,数字化的3D模型出现了,前进了一大步。3D模型可以互动,可以拆解,就等于有了无数张各个角度各个层级的2D图,信息量大幅提高,也更加接近人和现实世界的交互和认知方式,信息传递的损耗大大降低。

 

在数字空间里,还可以在3D模型上更细粒度、更自然地随时调取查看各种文本信息、影像信息和精确数据,甚至展示制造过程信息,也就是掌控过程这一时间尺度的变化(而且也可以自由选择视角和维度,此时相比3D交互方式而言,影像是一种活动的2D)。学习者还可以摆脱现实空间的束缚,飞在空中看,钻到底部看,潜入内部看,不用消耗产品/物体本身的物质材料,就获得了更强大的超越空间和时间限制的脱域性。

07

在电影《黑客帝国》中,Neo可以穿透墙壁看到隔壁的人和物,甚至直接看到目标对象的各种信息,Neo可以飞行,可以让时间暂停,这些在现实空间中做不到的,Neo在Matrix的数字空间中可以做到,正如我们在数字孪生的应用环境中可以做到的一样。

 

在孪生的数字空间里,人获得了现实空间里所没有的超能力,人在自己创造的数字空间里封神。

 

但这还只是个开始,从意识孪生到数字孪生,再结合万物互联和人工智能的发展,已经开启了通向更革命性更宏大的划时代阶段的可能性,或将在走向数字孪生的终局的同时,走向我们自身的终局。

 

下回分解。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