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INO优锘:扒扒ITSM圈的黑历史和黑老大-企业软件创业漫谈(1)

2018-09-28 by uino 549 CEO专栏

上篇最后贴出的照片是John Moores,BMC的创始人和首任CEO,也就是“BMC”三个字母里的“M”。大多数美国人知道他,是因为他是MLB职业棒球联盟里圣地亚哥教士队的老板,其实,他还是过去三十年ITSM圈里的一只幕后黑手。

第一次听到ServciceNow是在2008年,当时我刚刚离开HP软件部,加入BMC负责中国区的业务。

BMC是一家老牌IT管理软件厂商,总部在美国德州休斯顿,和CA、IBM、HP一起,算是IT管理软件行业的“Big 4”。Big 4的产品线都相对较全,覆盖到IT监控、ITSM服务管理和自动化等几个领域,IT管理软件方面的年营业额(IBM、HP还有其它软件业务) 都超过20亿美金。“四大”之外的IT管理软件公司大多都是聚焦在某个IT管理的专业公司,产品覆盖和经营规模都要比Big 4小很多。

当时,ServiceNow就是作为ITSM专业领域的竞争对手,在公司培训中被提及的,说是新崛起的一家以SaaS方式提供ITSM软件的公司,还没上市,但成长得不错。

ITSM软件,类似IT部门自己的ERP系统,是承载IT部门对外服务和内部管理的流程工具。ITSM软件在IT部门中的作用很重要,但市场比IT监控软件要小,一是因为几乎每个IT部门都需要监控软件,而往往管理成熟度高一些的IT组织才会开始使用ITSM软件,二是复杂一些的IT系统往往需要部署多种不同的监控软件,以实现对IT系统各专业各层次的全面监控。

在当时全球的ITSM市场上,BMC的Remedy产品处于市场领先位置,紧随其后的是HP的Service Manager。国内的大型客户,除极个别几家做ITSM比较早的用了CA的产品外,其它的基本不是BMC就是HP。

当年在BMC培训时介绍到ServiceNow,国外同事也都不太在意,觉得那些带来大订单的真正重要的大客户用SaaS的可能性不大。把安全和控制看得那么重要的大客户,怎么会把自己的IT资产、变更、故障等数据放到云上去呢?他们又不缺自己买软硬件和运维的那几个钱。

至于我,当时更是全不关心,就算ITSM的SaaS在国外有点儿市场,在中国国内是完全没可能的,何况还是家把数据放在海外的美国公司?于是,一笑置之。

作为BMC的中国业务负责人,一笑置之或许没错,毕竟直到今天,ServiceNow也基本没进入中国市场。但作为IT管理软件的从业者,我的确是鼠目寸光,让我跌破眼镜的是,十年不到后的今天,这家小小的ServiceNow,不但成长为ITSM这一专业领域的头号领导者,而且市值竟已经达到180亿美金,远超CA和BMC,一跃成为IT管理软件领域的龙头老大,被称为“史上成长最快的企业软件厂商”。

更可怕的是,尽管规模已经达到年销售额十几亿美金,ServiceNow依然保持着高速成长,似乎没有停步的迹象。两周前参加ServiceNow的Knowledge17大会,意外地发现他们上个月刚刚换了CEO,新任CEO John Donahoe,是eBay的前CEO,PayPal的董事会主席!ServiceNow的董事会和John Donahoe达成这样的双向选择,可以想见对未来的期许也相当之高。

事实上,ServiceNow能成功到如此地步,别说是我,恐怕其创始人和幕后大佬都是没有想到的。有时候,破坏性创新的力量,甚至超出其创造者的预期。

刚才说过,在ServiceNow崛起之前,ITSM市场的强者主要是BMC和HP,其实这三家公司之间有错综复杂的历史渊源。

BMC创立于1980年,和EMC、BEA一样,BMC的名字来自于三位创始人,分别是Scott Boulette(B),John Moores(M),和Dan Cloer(C)。三位创始人原来都是壳牌石油在德克萨斯州的工程师,他们决定创立一家公司开发IBM大型机的管理软件,John Moores成为了第一任CEO。

BMC时期的 John Moores

1988年8月,BMC上市, Moores逐渐退出了BMC的日常经营并卸任CEO的职位,带着从BMC套现的4亿多美金,Moores开始把生活重心挪回到他的老家:加州南部的圣地亚哥,并收购了MLB职业棒球联盟的圣地亚哥教士队。

与此同时,他开始关注圣地亚哥当地的一家软件公司Peregrine Systems,创立于1981年的Peregrine一开始做的网管软件并不成功,到80年代后期Peregrine开发了ITSM软件,但经营还没有太大改善。

1989年,John Moores加入了Peregrine董事会,从其他股东手里收购了大多数股份,成为Peregrine的董事会主席和事实上的老板,然后他动手改组了Peregrine的高管层,包括聘用Steve Gardner任CEO,Fred Luddy任CTO,之后Peregrine开始成为ITSM市场的领头羊。

到1991年,一家新的ITSM软件公司Remedy在硅谷成立,到92年Remedy开始推出他们的工作流开发平台ARS(Action Request System),接着Remedy创始人CEO Larry Garlick的办公室就接待了一位不速之客,John Moores。据Larry回忆,Moores想要给Remedy投资,甚至要求大多数股份,但他举止傲慢,言行粗鲁,让Larry非常不爽,尽管Moores的出价不错,但Larry还是拒绝了。

之后的十年,Peregrine和Remedy的竞争成为ITSM软件市场的主旋律,Remedy虽然起步较Peregrine晚,但因为ARS在流程定制方面的灵活性赢得了不少技术拥趸,始终对Peregrine紧追不舍。

到2001年,Remedy收到了来自Peregrine的收购邀约,依然在任的CEO Larry这次开始认真考虑了,一方面是因为接近12亿美金的高出价,包括2.75亿美元现金和将近3000万Peregrine股票,另一方面,则是因为在刚刚结束的财年里,由于互联网泡沫破灭对经济的影响,Remedy的增长趋缓,而Peregrine继续保持着高增长,这让Larry感觉Remedy可能最终会输掉ITSM市场之争。

此外,在前一年,那个让Larry讨厌的Moores,在担任董事会主席将近十年之后,忽然退出了Peregrine董事会,并开始大笔出售Peregrine的股票。反复考虑后,Larry接受了Peregrine的收购提议,2001年底,Remedy正式并入Peregrine,作为独立事业部运作。

Peregrine收购Remedy后,几乎成为ITSM市场的垄断者,接着就传出BMC计划高价整体收购Peregrine的消息。但接下来一幕谁都没有想到的大戏上演了,Peregrine被爆出前两年的增长实际上是业绩造假,美国证监会和FBI都介入调查,一批高管被抓,Peregrine股票一落千丈直接被摘牌。

这时人们才发现在业绩造假的这两年里,John Moores在股票高位卖出了绝大多数股份,套现6亿多美元。在接下来的调查和审判中,Peregrine的高管有多人获刑,而John Moores呢?却因无法找到直接证据证明他对业绩造假知情,最终只罚了两千多万美金了事。但公众舆论普遍认为,作为Peregrine的实际控制人,John Moores不可能像他说的那么清白,前两年Moores要收购英超的诺丁汉森林队和埃弗顿队的时候,这段黑历史还被球迷们扒出来作为此人不可信的证据。

Peregrine在2003年宣布破产,将刚刚收购的Remedy以3亿美金卖给了BMC,而Peregrine自己则被4亿多美金卖给了HP,于是Remedy和Peregrine在ITSM市场上的战争还在继续,只是牌子换成了BMC和HP。

Peregrine的高管里,CEO Steve Gardner非常不幸,没能像同样去顶缸的CA CEO一样熬到今年初出狱,2013年心脏病发死在了监狱里。而Peregrine的CTO Fred Luddy,虽然也在造假期大批卖出股票,最终也只是缴纳了不多的罚款就免于追究了,在Peregrine宣布破产后,Fred Luddy就离开并创办了一家新公司,GlideSoft,继续做ITSM软件,只是改成了SaaS模式,2006年,这家公司改名为ServiceNow。

ServiceNow创始人,Fred Luddy

好了,谁是给Luddy投资的VC呢?JMI,没错,是John Moores Investment的缩写,而且与大多数VC投资不同的是,JMI在GlideSoft中占大股,远超过创始人Luddy。直到GlideSoft改名ServiceNow,又经过几轮PE融资,最终在2011年上市的时候,JMI的持股比例还超过50%。

其实,直到ServiceNow上市的那天,ServiceNow事实上的老板还是John Moores,BMC的创始人,Peregrine的前老板,圣地亚哥的体育大亨。

回到前面提到的“破坏性创新的力量,甚至超出其创造者的预期”,我并不是瞎说的,ServiceNow能成功到市值超过CA和BMC的地步,创始人Fred Luddy和幕后老板John Moores应该是没想到的,因为他们两个在ServiceNow股票达到30美金之后就开始大笔大笔清仓退出了(当然还是几百倍的回报),而ServiceNow上周五的股价,是106。BMC时期的 John Moores

到2001年,Remedy收到了来自Peregrine的收购邀约,依然在任的CEO Larry这次开始认真考虑了,一方面是因为接近12亿美金的高出价,包括2.75亿美元现金和将近3000万Peregrine股票,另一方面,则是因为在刚刚结束的财年里,由于互联网泡沫破灭对经济的影响,Remedy的增长趋缓,而Peregrine继续保持着高增长,这让Larry感觉Remedy可能最终会输掉ITSM市场之争。

Peregrine在2003年宣布破产,将刚刚收购的Remedy以3亿美金卖给了BMC,而Peregrine自己则被4亿多美金卖给了HP,于是Remedy和Peregrine在ITSM市场上的战争还在继续,只是牌子换成了BMC和HP。

好了,谁是给Luddy投资的VC呢?JMI,没错,是John Moores Investment的缩写,而且与大多数VC投资不同的是,JMI在GlideSoft中占大股,远超过创始人Luddy。直到GlideSoft改名ServiceNow,又经过几轮PE融资,最终在2011年上市的时候,JMI的持股比例还超过50%。 (https://www.uino.com/product/ioc.html)/三维可视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