产品研发、销售市场、服务实施,是整个价值交付过程中不可少的部分,要做产品,就要比做项目增加在产品管理、产品研发和解决产品通用性、适配性问题上的成本,而这些额外投入的补偿和之后的利润,要从产品可复制的规模化中来。

[...继续阅读]

人们总是想做一个大而好的产品,有两条路,一是先做一个大而不好的,再把它慢慢变好;或者是先做一个好而小的,再把它慢慢变大。两条路看起来是一样的,但实际上,前者根本走不通,一旦你做了一个大而不好的东西,接下来,你只会把它变得更大更糟。

[...继续阅读]

今日之中国,是从一百年前,那个人人都说会亡了的中国,走过来的。就身体来说,已经从“救亡”走到“图强”了,甚至,某些部分,已经是强的。但就精神来说,某种意义上说,却还稍微落后于身体一点儿。

[...继续阅读]

ServiceNow是ITSM软件领域的破坏性创新者,亚马逊AWS是IT基础设施领域的破坏性创新者,他们都演绎了“今天你对我爱搭不理,明天我让你高攀不起”的屌丝逆袭神话,而传统主流厂商却只能束手束脚,眼看着这些破坏性创新者后来居上绝尘而去。

[...继续阅读]

Disruptive Innovation,是克里斯滕森给出的一个特有名词,专门用来指称众多创新里的非常有限的一类形式。良好的管理可以应付大多数创新,但在面对这类破坏性创新时,良好的管理往往很难发挥作用甚至会起到反作用。

[...继续阅读]

商业价值当然是个主要价值衡量指标。完全市场取向的人,会认为商业成功是好产品的基本必备条件,甚至是唯一衡量因素。但有市场之外的追求的人,就不把商业成功看做拥有一票通过权,甚至不具备一票否决权。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