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sruptive Innovation,是克里斯滕森给出的一个特有名词,专门用来指称众多创新里的非常有限的一类形式。良好的管理可以应付大多数创新,但在面对这类破坏性创新时,良好的管理往往很难发挥作用甚至会起到反作用。

[...继续阅读]

商业价值当然是个主要价值衡量指标。完全市场取向的人,会认为商业成功是好产品的基本必备条件,甚至是唯一衡量因素。但有市场之外的追求的人,就不把商业成功看做拥有一票通过权,甚至不具备一票否决权。

[...继续阅读]

十几年前,在苹果还没有发布iPhone的时候,田溯宁和马云一起见乔布斯。谈到中国市场,田溯宁说中国预计下一步应该会在大的基础架构领域有创新,对亚信在软件方面的发展有信心,乔布斯立即毫不留情地说:“I Don't think Chinese can write big software.”

[...继续阅读]

去年写过几篇关于为什么ServiceNow能够在ITSM领域战胜BMC的小文,其中重点说了SaaS模式对传统软件交付模式的颠覆,也说了SaaS模式相较传统软件部署模式的一些优势,但因为主要还是从模式对比的角度来说,似乎对最关键的成功点讲得不够。借着这次参会对ServiceNow增加的一点儿认识,跟感兴趣的朋友再简单唠叨几句。

[...继续阅读]

回到国内,前两天又看到一条新闻,BMC软件被KKR现金收购,据传大概是100亿美金。ITOM的另一个巨头CA,如今市值也不到150亿美金,两家加起来都还比ServiceNow差的远,也都被Splunk160多亿美金市值甩在了身后。

[...继续阅读]

团队成长快,不少同事走上了管理岗位,开始做一些过去没做过的事情,自然也会碰到不少让人头疼的新问题。为帮助大家更好适应新岗位,提升管理能力,我们开了个学习班,定期用周末时间组织学习。 说是学习班,其实不少课程并没有所谓老师,不过是大家就一个课题做分享和讨论,有人提出问题,有人分享经验,有人提供思路,一起摸着石头过河地学习管理。虽然有点儿土,但因为大多是针对实际问题的讨论和思考,对工作还是挺有帮助。

[...继续阅读]